闲话“出世”追求的目的【一】

Posted on Posted in 执笔文章

闲话“出世”追求的目的【一】

相信并向人们宣扬其对三维空间(器世间)之外存在的认知,引导人们摆脱现实束缚,去追求更崇高的生存形式,这就是宗教。

不可否认,中国人传统上对追求出世的人是存在偏见的。无论是文艺作品还是民间传说,始终将出家人刻画成败将残卒,家道没落的纨绔弟子,生意失败的商贾,欠命犯案的凶徒,弃妇遗孀,孤儿情种等等现实生活的失败者。

其实,人们的鄙视心理是源自于对触动出世者的产生出世的动机的鄙视罢了。作为佛门弟子,什么缘由促使你信佛不重要,重要的是”信”了。有了”信”,才会有接下来的”解””行””证”的系列的追求。出世一点都不消极。问题的关键在于你是否相信三维空间这器世界之外,真的存在有更美满或是最圆满的存在形式?

中华民族是伟大的民族,但作为佛教徒,我总觉得我们的祖先太专注于物质生活,太执着于对三维空间的把玩。同是文明古国,我们祖宗给世人带来了【四大发明】——解决的是器世间生产力的问题;无上聪慧的用两个最为简洁的符号“一”“- -”(阴阳)概括代表器世间的矛盾对立与统一;用一个八卦图就概括了三维的时间与空间,演化成六十四卦,就成了人人必读,解释三维空间事物运动变化规律的【易经】。这是我们祖先对世人的伟大贡献。

印度的先祖的哲学宗教思给渊源流长异常活跃,为世人留下带来了许许多多的诸如《吠陀经》《奥义书》《薄伽梵歌》等三大圣书,以及婆罗门教,佛教等等 ——-专门探讨解决人类最终归宿和解脱的意识形态上层建筑的哲学和宗教。

释迦牟尼佛出生在公元六世纪印度婆罗门教鼎盛时期,与我们的圣人孔子同时代(释迦佛出生于公元前565年,孔圣人出生于公元前551年)。当我们孔圣人对鬼神之事不得要领,用“敬而远之”来敷衍时,发源于公元前十一世纪的婆罗门教早就已经提出了”善恶有报,生命轮回”以及诸天的概念,已经很系统的描绘出三维空间之外的维空世界的种种存在形体。在那个时代,古印度到处可见到在山林苦修禅定,求出离往生天界的苦行者(佛教教义是借鉴了在婆罗门教义的)。而几乎在同一时我们的圣人还在向人们灌输”三纲五常””君臣父子”等等伦理观念,企图在三维空间里建立一个最有秩序最为理想的完美社会。老子略长于孔子(传说孔子年轻时曾向老子请教—礼),他为我们留下了旷世巨作【道德经】,尽管他的第一章就直道破天机,指出了实相(居士的观点)。但,这是部纯讲意识形态不涉及形体空间的经典,老子并没有如释迦佛那样驻世四十九年来宣扬其对宇宙真理的认知,向人们描绘器世间之外的种种存在形体,而是骑着青牛,消失了,出世了……而我们的祖先却依其自然的习惯,将【道德经】尽其所能的应用在器世间,对其“不可道”之宇宙实相,器世间之外没有深入探讨与追寻。就算以后“黄老”之说的形成,道家“性命双修“的确立,依然停留在:生命在三维空间的自我完善而已。发展成道教后,行法上的符箓丹鼎和斋醮科仪几乎都是入世为人消灾祈福之法门。而非究竟法门。

谈到这,人们肯定会问:凭什么你佛教就是究竟?

佛的原意就是”觉悟者”,他究竟觉悟了什么?很简单,就是觉悟了宇宙的真理。那宇宙的真理实相又是什么?

我曾怀着无限的崇敬的心和一股无限的热情,独自一人背着行囊去寻师问道,礼拜佛菩萨道场礼敬祖师,从1998年初到2007年底,近十年,承受了做为一个现代都市人几辈子才能累积的痛苦与劳累,颠沛流离浪迹了半个地球,最后我感到:我只长了见识,却没有长境界。我需要定下来静下来好好去反思。于是,我回到澳洲安定下来,重新过上居家过日的生活。我恭卑深刻的反省后,发现:我过往的修行:形式大于内容。斗胆的说,现今汉地的佛门丛林,对佛教的弘扬都是形式大于内容。在隐居的这些日子里,自己着重去回归探讨释迦佛在菩提树下,他悟到的是什么?四十九年的种种说法,都是围绕他在菩提树下悟到真理为核心,为方便不同层次的众生而散发出去的,后世行者撷取其中的部分理趣发扬光大,形成了目前令人眼花缭乱佛门教法。我告诫自己必须回到起点,找到中心。因缘巧合,我这时拜读了一些在世大德的禅宗论著,拜读了达摩祖师的【血脉论】,老实说,十年的苦涩,此时才觉得滋润起来。

我细心参阅许多大德描述佛陀在菩提树下悟道过程,发现了一些令我困惑的东西。佛陀悟道后的第一句话,各个版本都不尽相同,但基本都是围绕因缘和众生皆具佛性的说法,这就不必去深究。要探究的:一些大德直接就是说这是佛陀悟的”道”;一些会说是佛陀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汉译“无上正等正觉”)后,说出此话。要知道,这两者有本质的区别的。我认为,那句话,是”用“而非”体”。佛陀了解实相,才发出一声感叹的话,如果把这句当作就是实相的全部,是不对的。这是我发现的第二个问题。第三个问题是,没有一个大德直接说“无上正等正觉”是什么?难道佛陀在菩提树下觉悟的就是就是后来大乘佛法的”空性“吗?第四个问题,大德们都说佛陀开悟前”启明星“渐渐升起,是指天快亮了,太阳就要升起的时候。对此我不认同,我认为,”启明星”其实应该是比喻宇宙的真如实相,比喻佛陀渐渐看到了所谓的”佛性”,他见到佛性而开悟,然后发出一声感叹,说出如果没有见到佛性,是不可想象的真实。如因缘如众生皆有佛性等。见性,是佛门禅宗说辞。是佛陀为最上根器的大伽叶尊者所传的教法,【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

关于禅宗,日后再谈。但,我非常认同禅宗和现代一些大德提出的佛陀始终没有直接说出”佛性”的说法,佛陀一直说”不可说,不可说”的要义正在于此,说了,凡夫俗子会轻蔑。没有实修而听说实相的话,反而会断送你的慧命。

2005年上半年,我花了整30天时间,从台湾屏东县一号公路零起点起步,顺时针往高雄—南投—彰化—桃园—台北—宜兰等等徒步绕经台湾所以县市共计900多公里,当回到原起点处,抬头看着那块路边的路牌,我哭了,除了为自己忍受无数疼痛和艰辛完成旅途而感动之外,我很深很深的体会到:佛的不可说原来有如此深刻的道理。站在同一个点上,一个踌躇满怀尚未起步者,与另一个是刚历尽艰辛回到起点的人,他们面对这块路牌有着完全不同感受与认知。佛陀的”不可说”之理就是在此。(佛的“不可说”还有另一层意义,就是实相,口中说出来的都是不中,都犯驳。禅宗公案里,没有一个祖师直接回答过求学者的问题的)。

坦率的说,回澳隐居的这些时日,我从新梳理,用禅宗的理念,将自己对过往对佛学的一切认知,用最为残酷的方法全部推到,重新堆砌,让自己对佛教对修行有了一个全新的认知。

读者中,有学佛的人吗?

我问你:成佛是我的事,你成佛与否干我何事?为什么偏偏要我发所谓”菩提心”去救度你?

不杀生是戒律,但吃素不是修行的全部。为什么要”以戒为师”?”戒”的本质内涵是什么?

修行成佛就要行善?为什么?

佛何等尊贵,为什么禅师可以“呵佛骂祖”?……我没有见到实相是什么,但当我重新建立对佛法认知以后,面见诸山长老,我都不会心怯。

在白衣居士的谈佛的文字里,没有也不会有多么绚丽的辞藻去赞美佛陀,有点是佛的甘露洒入心田后,再从心田渗出带血泪的文字与各位分享心得。